Call us now0755-8668-0658 Emailinfo@immuclin.com
刘先生接受ACTL抗前列腺癌靶向性细胞免疫治疗的历程
文章作者:admin 所属类别:前列腺癌 阅读量:922

“我曾经把确诊癌症的检查报告,看作死神送来的通知单,告诉我时日不多。不过现在,我认为这种消极悲观的想法是不可取的,要客观面对现实,不要放弃一线希望。否则我就不可能接受ACTL靶向性细胞免疫技术科研治疗,活不到今天。”刘先生说道。

刘先生患前列腺增生已经数年,虽然有夜尿增多和排尿困难的现象,由于生意繁忙,也没有引起足够重视。直到有一天感到症状加重,去医院检查,才发现已经癌变。刘先生很快在香港一家医院接受了手术去势治疗后,开始服用抗雄激素药物。出院后数月内觉得身体还不错,便又把所有的心思和精力都放在自己的生意上。

“可是,一年后复查,发现有淋巴结转移。我的主治医生告诉我抗雄激素药物可能失效了。于是我开始到处寻医问药的历程。经朋友介绍,到广州的一家有名医院接受了化疗和放疗。化疗的副作用非常明显,每天饭吃不下,头发也掉了许多,整个人都消瘦了不少,整天没精神。放疗结束后又发生间质性肺炎,整天干咳,非常难受。其实,这些我都能够忍受,只要能把病治好就行。但事于愿违,不仅淋巴结更广泛的转移,还出现了骨转移。骨转移的痛疼导致了我行动不便,不但治疗无明显效果,病情还严重加重。当时香港主治医生认为我来日不多了,他也无任何办法。”刘先生说。对于这突如其来的一切情况,让刘先生及家人感到猝不及防。当时,刘先生已经心灰意冷了,头脑中总浮现出“我的命不长了,我的家人、孩子、生意该怎么办?”

得知消息后,刘先生的老婆并不死心,又一次找到香港的主治医生。香港的主治医生告诉刘先生老婆:“目前香港医院所有的治疗手段都不会有效了,但听说在广东有一种叫做ACTL靶向性抗肿瘤细胞免疫科研治疗已经在广东被批准并纳入医保,建议刘先生去试试。”刘先生最终被老婆说服了,怀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去试试。

一周后,刘先生终于在广州另一家有名的医院开始接受ACTL抗前列腺癌靶向性细胞免疫科研治疗,针对前列腺特异性抗原(PSA)、前列腺酸性磷酸酶抗原(PAP)和前列腺特异性膜抗原(PSMA)的三个靶点。治疗开始是每十天一次,共六次。后改为每十四天一次。4个月后进行PET-CT复查结果显示:转移病灶基本消失(见下图)。此时,刘先生自我感觉良好,已经没有以前明显的痛疼感,行动自如。刘先生激动的说:“在数次住院期间,别的病友都是站着进去,躺着出来。我却是躺着进去,站着出来。而且生意越来越旺!这是托ACTL治疗的福!”。6年来,刘先生坚持三个月左右接受一次ACTL技术科研治疗。

以下是他经过ACTL科研治疗前后的影像学变化:

治疗前

治疗后

一场疾病不仅是对患者本身的磨砺,更是考验着整个家庭的勇气以及承受能力。也许刘先生的经历并不足以帮助你减轻痛苦,但我相信,每个人都有超强的自愈能力,当你坚定起自我康复的信念时,重返健康的大门同时也向你敞开。

关键词:
分享: